第1章 屠身

漫天大雪掩盖了轩瑶国的都门,这是天子脚下,位于小桥流水的北方,倒是这百年来,最冷的一个冬天。

冬至未到,已然大雪绵绵。

黑夜,整个都门都被覆盖在繁重的肃杀之下。

皇宫,宣戎殿外,有一抹娇小的身影。

她一身素衣挺立于风雪当中,右手持剑,面临数万禁军,毫无惧色。

“秦玉,把太子还给我!”

“太子?他照旧太子吗?他清楚便是你背着皇上生出来的野种!”

秦玉站在禁军之后,一身华服高尚万分,她手中抱着一个襁褓。

“乱说!这是我和皇上的孩子,当朝太子!你别含血喷人,我要见皇上!”

“皇上?你还敢提皇上?你可知,皇上被这个野种咬了一口,就身染重疾,不省人事,本宫看这个孩子清楚便是个妖孽,必需正法!”

她纤细的手指掐住襁褓里的婴孩,只需一捏,那软弱的颈骨就会折断。

“停止!”苏天心心头一慌,上前一步,“你究竟要怎样才干放过我的孩子?”

“很复杂。”秦玉浅笑,眸中闪耀着诡异的晶莹,“把凤凰翎交出来,孩子就给你。不然——”

她从身旁梅香手里拿过一把尖利的匕首,一手拎着婴孩,在他脸上划上了深深地一道。

“哇——”

婴孩凄切的哭声震天,颤的苏天心心中锥心砭骨。

“凤凰翎。”

她牢牢咬住嘴唇,那工具是整个天下人都想抢夺的工具,她不断都很警惕的保管着,没想到,秦玉也想失掉。

对此还不吝控制整个皇宫,而且要挟皇上。

“给不给!”秦玉眯起眼,“不给,我可就要割了他的耳朵了,你看这么心爱的小耳朵,不知少了一个,会酿成怎样呢!”

秦玉基本不部下包涵,语言的同时,尖利的刀曾经紧贴婴孩的耳朵,刀锋上沾了白色的血。

苏天心心痛的大呼,“不要损伤他!”

“要我不入手,就快点拿出凤凰翎!”秦玉扬了扬手里的刀,“我可不喜好说第三遍!”

“即使给了你凤凰翎,你也无法控制它。”

“这个你就不必担忧了,只需用你的血肉皮骨制成血骨扇,佩带在身,凤凰翎就会认定你未去世,为我所用。来人,把她给我拿下!”

禁军遵从秦玉的下令,夺了苏天心手中的剑,又将她捆绑在地。

秦玉抱着婴孩,一步步从大殿上走了上去,镀步到苏天心的眼前。

“你担心,只需你的局部血骨,不会让你去世的。”

她心境很好的轻轻笑着,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,那人立即拿出一把刀,走到苏天心的死后。

一刀,一血肉。

整整九九八十一刀,生生存剥。

痛到麻痹,痛到嗜血风华。

秦玉拿过血骨扇,看了眼倒在血泊里强撑着的苏天心,重新走回殿门口,成心的高声说道。

“皇上,血骨扇已成,随时可以取凤凰翎,还请皇上过目。”

苏天心蓦地一震,弥留的眼中迸射进了奇特的光芒,“皇上他——”

“他没事,这统统都是他一手设计的。”

随着她话音的落下,宣戎殿殿门被人翻开。

那一身明黄色的身影,站在殿门口,高高在上的看着他。

“天心,你可以去世了。你担心,朕会让这个孩子陪着你的。”

他抽出随身的佩剑,看也未看,就一件刺向了秦玉手中的襁褓。

震天的哭声好像麋集的针刺向苏天心。

她瞪大眼睛看着被随意抛飞的孩子,纯黑明澈的眼眸,在那一刻,化作了血红!

点击获取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