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章 你可以横着走

海藻般的长发披垂在水面上,曾经毫无知觉的脑壳,正在慢慢地向下沉,简直要沉入水中,伎俩曾经割开了,鲜红伸张,一道长长的口儿。

这水红的临时间分不清究竟是徐梦恬白色的衣裙,照旧被血染红的。

“巨细姐!”

林花蕊哭着扑了过来。

......
点击获取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