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:掖幽庭女奴

大周十一年,秋。

长安城外的围猎场,周围起了金风抽丰,卷起一阵阵沙尘,裹着一抹砭骨瘆人的寒意。

楚无念坐在被赤羽卫押送的马车内,车帘布被人翻开,车厢内的女奴皆被赶上马车。

在她们的死后,还随着好几辆马车。

她抬开始,面前目今是一片宽广的围猎场,沙丘上长了一丛又一丛杂草,草丛前面,有嘶嘶作响的动态声,被赶上马车的女奴,纷繁躁动不安。

远处的张望台上,坐着几位高不行攀的小人物,举手投足间,俱是王宫贵胄的风采。

“伐鼓!”

一旁的赤羽卫领袖一声令下。

“咚!”

一道繁重的伐鼓声从张望台上传来,响彻在整个宽广无边的围猎场里。

瞬间间,押送女奴们的赤羽卫扔下一把尖利的匕首,全部加入围猎场,只剩下站在瑟瑟金风抽丰中的掖幽庭女奴,脸上俱透着恐惊。

“无念姐姐...”

与楚无念一同在掖幽庭长大的昭儿不盲目朝她靠紧,不但是她,一切的女奴都靠拢到了一同。

楚无念轻轻弯起眼角,拍了拍她的手,再低头,那双青黛色的眼珠里尽显凌厉!

“那...谁人是什么工具?”有个女奴咽下喉间的干涩,指了指草丛前面一团黑乎乎的工具。

那团黑乎乎的工具渐渐从草丛前面走出来,一双眼睛透着惊悚的光,盯得人头皮发麻!

“狼!是狼!”

一霎时,围猎场内惊啼声四起,狼群被惊啼声吸引,纷繁从草丛前面走出来,朝她们一步步迫近。

“来,握紧了!”

楚无念立即蹲下身子,拾起地上的匕首,塞了一把到昭儿手中,可她手心发软,简直拿不动匕首,一双腿抖得凶猛!

“别怕,你随着我!”

她着急地往前望一眼,高兴抚慰昭儿抖得风雨飘摇的身子。

“嗯!”

看到她眸中闪耀的坚决,昭儿才努力摇头,握紧手里的匕首。

狼群朝她们迫近,靠拢到一同的女奴全部哄散开,到处奔逃!

可两条腿的究竟是跑不外四条腿的,很快,令人恐慌的惨啼声从周围响起,混合着骨血别离的撕扯声,氛围中也洋溢着一股浓厚的血腥味!

“姐姐,我跑不动了!”

未及一炷香的时候,昭儿便膂力透支,跌倒在沙丘上,用力喘息,豆大的泪珠滴落入灰尘中。

忽然,追逐她们而来的那匹狼朝她们扑来,楚无念一个飞旋,落在昭儿身前,手中尖利的匕首直直拔出狼颈间。

“嗷呜!”

这声凄切的啼声,立即引来离她们近来的几匹狼,尽数朝楚无念扑过去,她冷眉紧拧,只能以手肘相抵,撞开朝她扑来的狼,右手的匕首抽出来,刺入狼背上,又一匹狼被她斩在刀下!

“哟,掖幽庭还真有如许的人物?”

张望台上,传出一道不嫌事大的挖苦声。

赵止洵危坐在主位上,墨色的眼珠盯着谁人身穿白色衣衫的女奴,她的衣衫曾经被狼群撕扯裂开,手肘被狼咬开一道又一道伤口,金风抽丰吹起她散乱的发丝,却照旧遮挡不住她双眸间凌厉的光辉!

纤细的凝皓间,是一把嗜血的匕首,手起刀落,技艺不算矫捷,却不曾有一刻犹疑,也不似她脚下谁人哭哭啼啼的女奴懦弱。

沙丘上,躺了几匹被她斩去世的狼,惹怒围猎场内剩下的狼群,它们松开嘴里撕咬的女奴,将楚无念围了起来。

“姐姐...”

昭儿屏着呼吸,手里的匕首早已跌落入灰尘中,身子颤抖成一团。

“退到我死后来。”

楚无念伸脱手护住她,手肘上还在滴着血。

自个儿都伤成那样了,另有心思管他人?

赵止洵轻哼一声,细长的手指馥悄悄摩挲腰间上透着青色光辉的羊脂玉,那双绝世无双的眼珠勾出一抹兴味。

狼群簇拥而上,楚无念抄起昭儿的那把匕首,双手间冷光阵阵,朝袭来的狼群刺去,却被两匹狼张口咬住小腿,身子翻倒在地,手里的匕首在沙尘里划开两条长痕,激起一道尘雾!

“无念姐姐!”

昭儿瞳孔猛地瑟缩,眼睁睁看着她被狼群围攻,脸上曾经没了血色。

楚无念牢牢咬牙,眉头皱成一团,面前目今是一根屹立在沙尘里枯槁的树枝,她将手中的匕首狠狠刺入树枝中,身子受力,双腿往两匹狼腹上一蹬,将咬住她小腿的狼蹬出几丈开外!

青黛色的眸中杀气四起,她翻身直欺而上,将围攻扑来的狼群全部斩尽于刀下!

跪坐在地,楚无念低着头,心口上猛烈崎岖,她疲劳不胜的脸上,落下几行汗水,渗透干枯的沙尘中。

“无念姐姐,我们活上去了!”

昭儿朝她奔来,整个围猎场内,只剩下她和楚无念两个女奴!

楚无念朝她抬开始,双瞳间丰裕开一抹笑意,可下一刻,笑意便呆滞在她青黛色的双眸里。

“咻!”

一支利箭,穿透昭儿的心口,箭端上,染着鲜红的血!

“昭儿!”

楚无念伸手接住她,带着恨意的眼珠往张望台上望去,一身乌檀色暗纹蟒袍映入她的双眸。

赵止洵的手里举着一把弓箭,衣袂翻飞,与她遥遥相望,眼底一片清凉。

点击获取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