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、回想

闻言,南瑾寒面色更沉了几分,冷哼一声便率先转身分开,顾容见状赶忙跟了上去,顾星儿则深深看了顾笙一眼,眼中似有阴狠之色,随后便也跟了上去。

顾笙对南瑾寒和顾星儿天然混不在意,只是有些讶异顾湘也选择留上去,“你可知你如许做,算是把祁王给冒犯了。”

顾湘略显困顿的低下头,“我……我只是一个庶女,祁王天然不会自降身份同我计算。”

“祁王丰神俊朗,岂非四妹妹……”顾笙眼中闪着流畅不明的光。

顾湘有些惶恐的摆摆手,“大姐姐快别乱说,我……我只是一个身份位置的庶女,那边敢……”说着,声响越来越低,“那边敢肖想皇子。”

见顾湘不像是在撒谎,顾笙神色有所紧张,“四妹妹是个明确的,我们走吧。”

南瑾寒,皇上的第三子,长相丰神飘逸,为人谦恭有礼,是京中很多男子倾慕的工具。提起祁王殿下,京中无人不赞一声好。

上辈子的顾笙也是这倾慕他的人之一,而她也如愿嫁给了他。嫁给他时,她身败名裂,可他绝不在意,他看着她的眼神全是温顺,“不论他人怎样说,阿笙在我内心,便是最好的。”

南瑾寒想做太子,于是顾笙为了南瑾寒苦读兵法,亲身带兵杀敌。八年,她争得战功有数,身上也全是伤疤,可她不在乎,只需能帮到南瑾寒就好了。

厥后,在她和顾家的支持下,南瑾寒终于做了太子,然后很快承继了皇位。而老天子是怎样突然就不可救药、药石无医的,大约也只要南瑾寒本人晓得了。

“我若为帝,你必为后。”南瑾寒得答应,他也的确做到了,她一朝入宫为后,三千溺爱于一身,风景有限。

他说朝臣上奏顾家一家独大,恐外戚专权,她便递上本人的虎符,然后压服父亲交了兵权。

于是他们顾家,转眼间便被扣上意图谋反的帽子,除了呈上证据的二房,上下几合家人无终身还。

“为什么?”转眼间从地狱到天堂,上百侍卫围住她的长乐宫,火光透明,亮如白天。看着为首谁人同她恩爱十载的男子挽着顾星儿慢慢走来,她面无人色,千言万语只化为一句,“为什么?”

“日中则昃,朕以为你明白。”他慢慢启齿,“顾家功高震主,你以为,朕会留你们多久?”

呵……她是明白,可她不断以为,她是差别的。

“我这十年为你支付的……南瑾寒,你没故意么?”

南瑾微贱微皱了皱眉,声响带着刻骨的冷意,“顾笙,你生在顾家,注定了会成为皇家争权的踏板,就算不是朕,也会是他人。”他顿了顿,眼光中似有怜惜,“阿笙,不如认命吧,如有下辈子,记得生在平凡人家。”

她的了局,万箭穿心……

上辈子的她,乞巧节那天没有出门,天然也不是当时候遇上南瑾寒的,因而顾笙着实没有想到这一出。现在忽然就见到了,顾笙不由心绪有些庞杂,宿世的影象汹涌而来,压的她有些喘不外气来。

她漫无目标的在街上走着,顾湘则牢牢跟在她死后,不知不觉走到了桥上,而死后的三名侍卫,不知何时曾经不见了踪影,只剩下主仆四人……

“小姐警惕!”茗烟的惊呼声一下子让顾笙回过神来,眼光一凝,堪堪躲开了刺过去的一剑。

“啊!有刺客!快跑啊!”耳边有黎民的惊啼声,人们吓的到处兔脱,局面一下子乱了起来。

顾笙被五名黑衣刺客团团围住,她手持匕首与刺客比武,不出半晌三团体便已身故,而茗烟也刚处理了两名刺客过去帮她。

就在这个时分突然,死后一声惊叫,“大姐姐!”

眼光一沉,她差点遗忘了,顾湘还在!

她一转头,便看到顾湘的丫鬟被打晕倒在地上,而顾湘则脖子上横着一柄长剑,吓的神色发白,简直就要站不住。

“快停止!否则我杀了她!”黑衣人狰狞道。

点击获取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