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、夜访沉香苑

“我从未惹过宁安郡主分毫,是她自动寻衅,我虽回以她颜色,让她丢了脸,但那是赌注,敢赌就要有输的心思预备,可她却无以复加派人来杀我,若不是运气好,顾笙曾经没命在这里与七殿下闲话家常了。”顾笙慢条斯理的说着,“以是,我从不以为我那边有错,包罗宁安郡主的去世,我也只......

点击获取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