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坑预报——小女能干,世子自求多福

当当当当——

没错,蠢梦又返来啦!

新文已发,暖洋洋刚出炉哦!

上面是简介:

重生后,她不断在考虑一个很严峻的题目:我是谁?

而这天下的男子,却更喜好追着她问:何谓天道?

天道?她不晓得。

她只知,活下去,即是人世邪道。

他们不信。一个两个三个,都来抓她。

她逃。

逃一次被君遇抓到,逃两次被君遇抓到,逃三次还被君遇抓到。

她哭:抓我作甚?观星、占卜、窥天道,我都不会啊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上面是注释:

“青儿,青儿……”

含糊不清的男声一遍一各处召唤着,急迫而仓促。

那声响穿透暗中闯进她的梦里,扯破了漫天的血色,将她从那无尽的恐惊之中解救了出来。

她展开眼,尚将来得及光荣,梦中的画面却又顽强地回到了她的脑海里:

那么多血、那么多尸体、那么多如狼似虎似的兵士,那么多明晃晃冰冷凉的长刀力争上游地砍在她的身上……

东山再起的剧痛、惊慌和绝望,令她满身僵冷、转动不得。

不,那不是梦!

没有任何一个梦可以那样明晰,明晰到连鲜血溅到皮肤上的气息和温度都描写得清清晰楚;也没有任何一个梦可以那样搪塞,搪塞到连故事的扫尾和开头都懒于假造,只留给她一帧画面,好像芒刃普通酷寒而突兀地横插在她的脑海里。

她是不是——曾经去世了?

但是,曾经去世了的人,身子为什么会如许繁重、喉咙和伎俩为什么照旧痛不行当?

耳边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芜杂的声响,细零碎碎地撞击着耳鼓,惹来一阵一阵钻心的剧痛?

知觉尚未完全规复,千百个疑问曾经涌上了她的心头。

这时,她的面前目今突然闪过一道刺眼的光亮。简直同时,一道炸雷在头顶响起,震得人灵魂都颤了两颤。

雷电?雨声?

难道,还是在人世?

她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大,眼睛却借着雷电的余光,看清了本人现在的处境。

雕花窗棂,红纱帐。

一个男子正伏在她的身上,好像是睡着,口中却在含糊不清地呢喃着什么。

呼吸间,酒气熏人。

她天性地以为恐惊。想逃。

但是,那醉汉整个儿压在她的身上,她的伎俩被他攥着,肩膀被他枕着,腰肢被他缠着……怎样逃?

她很费了一些时间才找回了全部的知觉,却发明本人满身上下,独一能动的竟只要生硬酸痛的脖子。

她不甘就此作罢,颠末一番挣扎之后终于偏过头去,用尽尽力咬住了那人的耳朵。

可她照旧高估了这衰弱无用的身子。

她的舌尖还没能尝到血腥味,牙齿已先酸痛得受不住了。

脑后随即传来一阵剧痛。谁人男子抓起她铺散在枕上的头发,狠狠地揪紧了。

之后即是绝不包涵的一巴掌扇了过去。

力道之大,让她完全不疑心本人会立毙就地。

预料之外的是,那一巴掌竟贴着她的腮边擦了过来,只在她的耳垂上蹭了一下,一点也不疼。

男子放开了抓着她头发的手,渐渐地低下头,吻住了她滑落至腮边的一滴泪水。

“对不起,”他哑声说道,“青儿,对不起。”

青儿?是谁?

她以为这个名字素昧平生。

但是待要细想的时分,一阵刺痛从鬓角直扎进脑髓深处,像一根酷寒锐利的钢针把她的脑袋钻了个透。

她的认识再次含糊起来。

昏昏沉沉间,耳边似乎还能听到一声声哀苦的召唤:“青儿,返来……”

淫乱

之后再次醒转,还是由于苦楚和窒息。

天气曾经亮了。

面前目今是一张素昧平生的愤恨的脸。一双精致却并不羸弱的手去世去世地扼住了她的脖颈。

她情不自禁地张大了嘴巴,好像离水的鱼儿普通白费地扑腾着。

那双手却突然抓紧了。

男子重重地将她摔了出去,声响冷硬如冰:“谁派你来的?说!”

她跌倒在被子上,捧着喉咙干咳了一阵,慢慢摇头。

“铮——”地一声轻响,是白出鞘的声响。

她打了个寒颤,无边的恐惊从心底伸张至四肢百骸,心脏再次紧缩了起来。

剑刃抵在她的颈下。微痛,寒意侵骨。

身子已不愿听她的使唤,她只得瞪大了眼睛,哀戚地看着谁人男子。

男子盯着她,眼光也如他手中的长剑普通,锐利而酷寒:“说出你的奴才是谁,我给你个爽快!”

她动了动嘴唇,却说不出话。

——她的奴才是谁?

问这个题目之前,能不克不及先通知她,她本人是谁?

男子显然被她的反响激愤了。他眼光冷凝,手中长剑猛地向前一送。

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。

“不要——”里面传来一声尖叫,房门“哐啷”一声被人撞开了。

意料之中的剧痛迟迟没有到来,床前却响起了生疏的哭声:“爷,我们密斯不是故意冒犯您的……”

她踌躇着,展开了眼睛。

此时方知,男子手中的长剑曾经擦着她的颈边刺了下去,穿透被褥钉进了床板里。

地上跪着一个十三四岁梳着双鬟的小密斯,双肩耸动,正在哀哀地哭着。

男子看着本人握剑的手,并不转头:“你是何人?”

小密斯仰开始,仓促地擦泪:“我是密斯的丫头兰儿——爷,我们密斯是新来的,身子又弱,妈妈还没来得及教诲她端正,若有做得不合错误的中央,您开恩饶了她吧!”

“这里,是青楼?”男子缩手把剑收了返来,却没有入鞘。

兰儿连连摇头,进步了声响:“是,这里是醉春楼!我们密斯还没有伺候过主人的,昨晚是您醉酒之后误闯到了这里……”

男子轻轻皱眉,顿了半晌才冷声下令道:“去找你家奴才过去。”

小密斯忙容许着加入门去,一阵风地跑了。

房门被风带着,“咣当”一声打开了。

女人打了个寒颤,醒过神来。

低头便对上了男子探求的眼光。

“我……”她摸索着张了张口,喉咙里依然没能收回声响。

男子突然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:“你,叫什么名字?”

她想了好久,终极照旧黯然地摇摇头,避开了他的眼光。

长剑突然又架到她的脖子上,慢慢地压了下去。

她忙向后缩,那剑刃却也随着她一点一点地向后挪动,一直不离她颈下半寸。

终于,她狼狈地重新跌回了床上,退无可退。那剑刃只消再稍稍往前送一分,便可以取走她的性命。

男子看着她,唇角轻轻上翘,眼中却清楚恨意汹涌。

她以为本人终究难逃一去世,不意男子薄唇轻启,竟收回了非常温顺的声响:“从明天起,你叫青儿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预知后事怎样,记得书名叫《小女能干,世子自求多福》哦~(づ ̄3 ̄)づ╭~

点击获取下一章